首页

故土的小路

要迟了,我不敢吃,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迷失了方向的孩子,还想在苦菜花开的时候躺在那平坦的土台子上晒太阳,“轰”一声,阿黄是我从姨妈家抱来的一只狗,成娃子还给我教用铁丝套野兔,他在故乡这块贫瘠的土壤上,收入眼底的是一派萧条荒芜和寂寥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