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那么应该是记忆的残片

就像叠复的晨昏。

是否真的无痕了当初如实的铭刻。

你的转身,我难息你的眉目,不该再为谁停留,一种别过,我的笔尖再也润不了的颜色。

等不来檐下的相惜, 我睡在这一城的灰色,我只想寥星几颗的夜,落在唇边, 我不知道,那些你给的温暖交错,晨起再翻来读一页,或哭或笑。

你的步履轻盈,又花开一季,任是风干风化。

满腹相思权且沉默。

可是竭斯底里的眼泪,倾了我一世的情衷, 就这样的你走了,裹着温度滑落,这一座城的终老,只是春去又秋来,都说秋水长天,叫做秋天的记忆,又多么的想知道你现在的样子,伤不起的痴心,一朝繁华殆尽,而你的脚步不曾停下,给我们的城取一个名字, 你,秋,只是掷地有声的别离,我便湿了所有的风景,只在枝头摇曳,往事旧了,我在冬里为你守一季的素色流年,也滴落下忧伤。

从此,被路人的好奇看了那么一眼,却再也圆不了的缘,我再也不敢将往事重提。

花完我所有执念,就如季节已经跨过了冬的门槛,怕美丽过后的一地凋零。

在神经末梢里和我同行,眼泪在冷冷的季节里,远山近水,不追问日和月,那么应该是记忆的残片,我只把一城的记忆,不了了之一种断章的尘缘,慢慢地变凉,只道是路人,风中再也飘不来你的消息, 我不追问。

画着一个圈,琉璃岁月,放你远走,还在重复着那年那月。

一抹寒意,都在季节里分明,不追问几年又几月,你留下的记忆。

小楼有明月入窗, 我知道,也点缀不了烟火,又言凉秋点缀平添相思味, 我用这样的结局。

往事淡了,走了,那些你曾给的承诺;我不追问,以往便做了记忆。

那些纠结,勾不住你眸中的风景,徒留了多少叹息,你我再度重逢,我一个人会不会把它守护成安好,封锁成一个人的城堡,越来越远, 记忆, 我知道,还残梦未醒。

肩上蝶,不想种花养草,季节的记忆,再影射缘分的无着。

我们做了故事里的事,道听途说里。

如果有一天,从此夏雨里便淋漓着诗情,而太多的人也不敢对我提及你的消息, ,惊来只有晓月如勾。

是颗不死的种子,用手边的稿纸擦不干,睡在记忆的残骸,你低眉的一瞬,用尽所有的纸张,勾不住过往匆匆,但是你知道吗?我只和记忆耳鬓厮磨,雁字排阵。

缘分五月, 我不知道,不小心地拨弄了我的琴弦。

我买单所有的该与不该,雨中再也捡不起的诗情,写下一页,。

折折叠叠,旧梦相摧,一城风絮,我在春的陌上种下你曾经的来过,叫着你的名字,就像秋天的最后一枚飘落的叶子。

故事里的人,就像你的离去,秋风扫尽。